二十四桥

想玩/想吃/人生真难/你真好看

20180410
今天,又是很妙的一天。写完这一段就去背英语。
今天陪LJY去相辉看MTT,然而今天在篮球馆打球的老师只有MTT与老毕。我们在三楼看台,篮球场是二楼的。我真的很害怕被老毕看到,真的很lose face。然后LJY在旁边拍MTT,我就全程书挡脸背书。
后来LJY说MTT走了,然后她看见MTT上来了,就走出看台跟着MTT出去了。我背上包也想跟上她,然后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推门走出看台区。结果这个时候,老毕大喝一声我的名字:“XX!”我被吓了一跳,貌似还骂了句“卧槽”,然后一看是老毕,就跟他说:“你叫我干什么?”他说:“我还不能叫你了吗?”我说:“可以可以,就是吓我一跳,我们学校不让玩儿手机。”他一边喝水一边走过来,说:“那没收了。”我,无语凝噎。他说:“你过来,我们你点儿事儿。”我心下一惊,他不会问我我来干什么吧。他问:“你们有实习的音乐或者美术老师吗?”我说有吧。老毕:“人多吗?”我说:“不多吧,不过我们音乐老师就是实习老师。”老毕:“那他们是不是比我大很多?”我说:“她研究生都读完了,那可不是比你大嘛。”老毕:“那是比我大。”老毕道别回头要回办公室,我说:“拜拜,你这人态度太恶劣了。”
我转身逮住LJY,和她一块儿看看琴房有没有空的,打算写作业,结果转悠了一下发现都有人,于是我俩打算走。
老毕此时又在外边儿饮水机那儿喝水,他又叫我:“XX。”我:“你又叫我干什么?有啥事儿啊,我要走了。”我以为他真还有什么事,还凑上去问。他一边喝水一边说:“没事儿,你走吧。”我黑人问号了就。
报复绝对是报复,这个人太恶劣了。
今日疑问,老毕不会看上JL了吧?(挠头)JL可以,反正WJ不行!保护我方WJ!

这个号上还没有堆些什么,让我姑且放些截图留念了。BCY真是……(欲言又止)。

给这个小男孩取名叫——寇特

标题或许抽象,其实是cute。

1.某节实验课,做关于过饱和醋酸钠的实验。貌似是在等待溶液溶解还是结晶的过程中,溶液会吸热,于是我问他,“凉吗?”他指着我的试管儿,说:“你感受一下。”我:“喔。”
在我低头看试管儿里的溶液是否结晶的时候,我感受到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我脸上贴了一下,于是转头寻找。他就那样冲着我笑,手里拿着他的试管,有几分得意有几分狡黠,实验室的灯光把他照的明晃晃的。

2.又是一节实验课,这节实验课需要带乳胶手套,我拿了一双手套戴上后,发现手套对于我来讲太大了。哪怕我戴到底,前面仍会有一截儿长出来的。我伸手给他看。他说他的手只能硬撑进去,我一看,他的手指似乎真要把手套给戳破了。我于是没话说,他疯狂嘲笑我手小。过了一会儿,他揪住我手套前面长的那一截儿拉了一下,乳胶手套于是很灵敏地又“啪”地弹了回来,他低声地笑。

3.某天中午我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捧着英语书,撑在窗台上,望着外面背书。和我一起背书的朋友因为不堪忍受一只蜜蜂的侵扰于是挪了地方,而我则坚信蜜蜂不敢主动攻击我,于是仍巍然不动。背着背着书,我感觉到后脑勺的头发有一丝丝被拨动的瘙痒,心下一凉,想起我以前在山里有蜜蜂落在我头发上,然后我无意间一摸就被蛰了个大包的事情。我于是很小心翼翼地去摸头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。一回头,他又在笑,我有些疑惑,他乐不可支:“我刚刚拨了拨你的头发,你太搞笑啦哈哈哈哈哈。”


总之是个可爱的人,望他与他npy能久久了。

似乎好一些了,那么,振作起来吧。